摆弄中缅关系的“矮脚虎”—吴尚贤之死

2016-08-30 20:28:00
长沙翰悦
来源:
长沙翰悦
469

摆弄中缅关系的“矮脚虎”—吴尚贤之死

2016-08-30 长沙翰悦 胞波网



按:本文参照《资治通鉴》的编写精神,按时间顺序介绍并解读清朝最高领导层对吴尚贤和中缅关系的分析与决策。


吴尚贤其人


吴尚贤(?-1751 年),石屏县宝秀镇人,因家贫充当“马脚”(马夫)。清乾隆八年(1743 年),来到已经十分萧条的沧源茂隆银厂做工,后凭借自身能力被拥为矿主。乾隆八年(1743 年)吴尚贤与佤族“班老王”蜂筑(汉名向中土)会盟,蜂筑放手让他治理银厂。茂隆银厂在吴尚贤的治理下,8 年时间就发展成为云南最大的银厂和亚洲著名的大银矿,从乾隆十一年至十三年(1746-1748 年)冬,共上交课银 12800 两。吴尚贤个头小,人称“矮脚虎”。(段世琳)


吴尚贤之死


  • 乾隆十一年(1746年)


三月   云南总督张允随奏称,茂隆银厂吴尚贤以佤族酋长蜂筑的名义请求归附朝廷,并向清朝纳贡。和硕裕亲王广禄等人建议:“吴尚贤以内地民人潜越界外开矿,并该管官失察之处,均干例议,应查明具奏” ,乾隆同意此建议。

解读:1. 内附要付出沉重的经济代价,按当时清王朝对云南银矿的税率,基本上在15%— 18%之间。吴尚贤最初所纳是按18%抽取。另外, 除了交纳重税, 还有接受清王朝监督管理的问题。吴尚贤之急于内附,最大原因乃出自安全性的考虑,对外寻求权威性的保护,使银矿开采得以顺利进行。对内则确立其合法地位,减少矿民集团内部的冲突。这应是吴当时的真正思考,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茂隆银厂矿民集团的利益诉求。(杨煜达)

          2. 广禄等人对吴尚贤开矿行为的论断完全无视开矿民人的实际情况,代表着朝廷上墨守成规、不知边疆实情的大臣的想法,事实上不可能行得通。(杨煜达)


六月  云南总督张允随再次上奏,乾隆最后同意了他的政策建议,对茂隆银厂的内附作了相关安排和处理。

解读:清朝处理此事的原则是维护边疆稳定,即从稳定边疆的角度出发,将事实存在的边疆银矿和采矿的内地民人纳入到体制之中,实施松散的管理。这一原则一以贯之,一直是清王朝处理这类事务的基本出发点。(杨煜达)



  • 乾隆十五年(1750年)


正月  吴尚贤进入缅甸东吁王朝宫廷,说服缅王遣使“入贡”清廷。

解读: 根据缅甸的相关记载,吴尚贤此行化名“埃大爷”,他对缅王声称是中国皇帝的使者,并伪造了一封中国皇帝的信件,里面承认从昆马到土瓦都由缅王管辖。缅王回复了一封信,里面要求中国皇帝将自己的一个女儿或孙女送给缅王作为嫔妃,这在历史上一般是缅王对臣属领主的特权要求。可以肯定吴尚贤在翻译这封信的时候没有包含这个内容。吴尚贤这种胆大包天的行为直接导致了他自己的灭顶之灾。


四月 缅甸派遣的使者及贡象、贡物皆先至茂隆银厂,由吴尚贤上报清廷。


七月 云南巡抚图尔炳阿奏称:缅甸初次奉表称臣纳贡应准其来京。乾隆同意。

解读:云南方面的大员很多人都并不相信也不同意接受缅王使团,但是吴尚贤却能通过自己的官场关系网冲破阻力成功上奏。吴尚贤从乾隆十年(1745)开获堂矿开始,就开始着力拉拢地方官员。迤西道朱凤英即是吴尚贤第一次和葫芦酋长归诚的上报人, 和吴关系密切。和吴尚贤有交往的还有云南提督冶大雄,其子蓝翎侍卫冶继钧曾受收吴的借款银两。曾在云南为官的大名府知府朱瑛、广东城守营守备谢光宗等人都曾得吴资财,为吴在京活动捐官。(杨煜达)



  • 乾隆十六年(1751年)


四月  乾隆向军机大臣发布上谕:

恐缅使入贡,原因吴尚贤纠合而来,又借伴送之名,明示缅夷,以伊为天朝所信用;来京时,或希冀望外加恩赏衔嘉奖,将来回滇,更有声势,可以肆行其志;缅夷言语不通,其往来转说,即任意编造,附会其与缅夷成说,以为左验,亦无从觉察。此等情节,均未可定。

解读:1. 乾隆皇帝是何等人物,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已经看穿了吴尚贤摆弄中缅关系为个人牟利的伎俩。事实上云南官员已经将吴尚贤在地方上的系列活动上报朝廷。1750年时任云贵总督的张允随上奏:“臣查吴尚贤原系云南石屏州无籍细民,因赴茂隆打厂,由伊开获堂矿,故厂众俱听其约束,从前多有恃强凌

弱之事… …若令久居外域, 恐其渐滋事端, 正在设法招回间,......”

2. 吴尚贤已经获知云南地方有意将他调离茂隆银厂,因此竭力促成缅甸朝贡之事,实为欲以此功来固其地位。但实际上他并不了解清王朝对边疆的政策出发点。吴洋洋自得进京时,一张看不见的大网已经网住了他的命运。(杨煜达)


六月 乾隆在太和殿接受缅甸使臣的朝贺。大学士等建议:

茂隆课长吴尚贤,开获旺厂,为众所服,但非安分之人,难任久居徼外,当即选人更替。......查吴尚贤无籍细民,交通夷众,断不可令为课长。

乾隆批示“依议速行”

解读:从吴尚贤在边疆地区一系列的活动来看,边境地区开采银矿的矿民集团拥有强大的财力乃至武装。和其有来往的不仅有内属傣族土司、边境地区的土著民族,还有外属的掸族土司,甚至缅甸朝廷都和他们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吴尚贤巧妙利用这些资本,在边疆地区精心构筑了自己的势力范围。这种跨国界的影响对清王朝在边疆的秩序已造成严重影响。如何应对这种影响,事实上已成为清王朝必须考虑的问题。(杨煜达)


十月  缅甸使臣回程到达昆明。吴尚贤唆使缅甸使臣投递呈词,请吴尚贤伴送回缅。

解读:吴尚贤竟然没有看清形势,仍不安分。


十一月  云南督抚上奏吴之罪状:一是侵渔历年恩赏葫芦酋长之课银二万九千余两。二是在厂地出入,“胆敢鼓吹放炮,乘坐四轿,摆列坐枪、旗鼓黄伞,并设有厂练护卫,制造枪炮长刀军器等项”。三是诬陷在缅属木邦开挖猛牙、邦迫两矿的邹启周等人为盗,并带练捉拿致死二人;又图财谋害在厂之彭锡爵致死,并夺其矿硐资财。请旨拘捕吴尚贤,并查封其家产。


  • 乾隆十七年(1752年)


二月十二日(3月23日) 吴尚贤病死狱中。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人 : 管理员
电话 : +95-2-66722(缅甸)
Email : paukphaw@qq.com
QQ : 3211577100
微信 : webaobo

公司简介


胞波网(中文):分享缅甸资讯,承续胞波情谊,服务民间交流,促进了解、理解与交流,秉持客观、公正、正面、全面、民间、实用、友好、文化...... www.paukphaw.cn

手机扫一扫进入胞波网公众号(中文):pauk_phaw


更多»